myself

我们大概是爱某一个类型的人,或安静内敛,或活泼可爱,或勇敢真实,或腹黑搞笑,我们第一次遇到那种性格的那个人,就彻底沦陷了,在脑海做好了要和这个人过一辈子的打算。只是岁月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我们把这个人弄丢了,后来我们又继续找,居然找到了一个很像初恋的人。这一辈子的兜兜转转,最后我们总是会矫情的说,离开你的那一刻,从此青梅枯萎,竹马老去,我爱的人都像你。

十年前耿耿于怀,十年后念念不忘,那个我们爱过的人,终究没有陪我们到最后,带着青春的记忆,永远的留在了我们脑海里,总会时不时拿出来想想,初恋,那个美好的字眼,如果当初和他走到最后,生活会是什么样子?正是有了这样的不可实现的可能,以及,当初那段时光最美的自己,才让我们对初恋耿耿于怀,念念不忘。

半夜,突然接到了闺蜜的电话,她甜腻的声音,和凄冷的夜有些格格不入,闺蜜和我说,突然想起了初恋,希望我做一期独立的节目,让她永久的保留那些在她看来最美的回忆,她怕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忘记,说到动情处,语气甚至有点变得哽咽起来。

其实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,闺蜜和她初恋的故事,完全就是备胎和渣男的故事,闺蜜死追不放手,渣男心情好了,就找闺蜜压压马路,最后总不忘借钱。他们在一起时,渣男总是很快的见异思迁,闺蜜在厕所哭晕过很多次,朋友们怎么劝也没用。

看到发给我整整三千字的自白,我才理解,她怀恋的究竟是什么?

如今的闺蜜,终于不是曾经的傻丫头了,荣辱不惊,八面玲珑,就算男友上午和她分手,下午她照样能风轻云淡的坐在我对面喝下午茶。

闺蜜说也在不会奋不顾身的喜欢一个人了,不会像当初那样,死命的撑着,自己骗自己,失望攒足了,也不会放弃,如今闺蜜和每一任在一起前,总是做好两个打算,相濡以沫,相忘于江湖,好的,欣然接受,坏的,坦然面对。

很多人都觉得,那些说了放手就永不回头,靠着枕头就能安然入睡的人太让人羡慕了,殊不知,她们也有爱的死去活来,惊心动魄的时刻。

闺蜜说喜欢曾经自己的状态,喜欢他,就可以不管不顾,只想和他在一起,用尽了力气,紧紧地握住那在外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幸福,那样的状态让她感到真实,而不是现在和某个人在一起时,就在考虑,他有没有房子,车子,双方不在一个城市,最后应该谁妥协?

或许很多人表面上都会赞同闺蜜现在的样子,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,却在内心深处想念以前的那个自己。无论暗恋,明恋?无论在没在一起,那个时候的自己总是最真实,最勇敢的自己。

闺蜜曾和初恋说过,以后他们要生个女儿,起名叫美丽,这样别人总会喊“美丽的妈妈”,那个时候的她,坚信她们一定能走到最后,那样固执己见,那样执迷不悟。

这让我想到自己的初恋,脑海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他的模样了,曾经和他在一起的一切都像一个美梦,让我觉得不真实。

他个子比我矮,人却比我白,我总是笑着说他是小白脸,现在想起来,他其实真的有当小白脸的本钱。他总喜欢嘲笑我长得黑,一开始我们总是相互仇视,相互嘲笑彼此,却不知道,后来某一天他长高了,二我也变白了。

他的梦想是做一个放荡不羁的画家,云游四方,阅遍天下美景,而我的梦想,是做一个除暴安良的大黑记者。我们在一起时,总是说着以后,我们彼此崇拜着对方的伟大的梦想,在我们眼里,未来是五彩冰纷的,那时候,有梦有希望。

他和我第一次出去爬山,我记得很清楚,我们身上加起来只有二十块,千幸万苦的来到山脚下,抬头望去,是看不到头的台阶,而旁边,是看起来,超级高大上的缆车。可是我们钱不够,爬到半山腰,我已经累的趴在地上,不停的喘气。他二话没说,就把我背起来,说实话,我忘记了后来的路有多长,我脑海里只记得他的喘气声。后来每次爬山都会坐缆车,因为身边再也没有那个愿意背起我的人。

我看着年少的照片,那时候我站在他身边,笑的张扬而夸张。如今,早已学会在相亲的时候,低眉浅笑。我曾经义正言辞的和他宣布,未来的自己一定是个好记者,如今,我也学会袖手旁观。我曾经真的认为,这辈子只会嫁给他,如今我也能泰然自若陪另一个人过一辈子。

初恋难忘的地方在于,喜欢他的时候,我们都是最好的自己,时间的长河缓缓流逝,而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不仅弄丢了那个最开始陪在身边的那个人,还弄丢了自己。不过我们会嘴硬的说,是生活把我们变成现在的样子,我们终于成长了,而不是曾经那个幼稚的孩子。被问到面包和爱情只能选一个时,总会一脸不屑的说,当然选爱情。

我们终究被生活变成了另一个自己,那段和初恋在一起的时光,则是我们对死去的那个自己最大的缅怀。耿耿于怀,只是因为我们内心深处爱曾经的那个自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