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yue

文:罗近月

1

《芈月传》完了,那个霸道叫嚷着“谁有那么大胆子,敢动我的女人”的男人也完了。

还记得芈月被送去燕国的路上,义渠君骑着马漫步在高高的山顶,深情目送她远行。芈月说: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在我最无助的当口,曾有人要带我走,要待我的孩儿如亲生骨肉般疼爱,并承诺给我一世周全。这些话,足够支撑我走很远很远的路。

话可以,人却不能。

2

义渠君终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女人。为了这个女人,一匹野马也可以屈心呆在四方的天地里,可是她不再是那个飞马扬鞭的女人,而他还是义渠戎族的王。女人与女人相比,他可以轻松把人家送回娘家,但兄弟和女人比,看着救过他命的兄弟为他离去,他仍旧是那匹谁也栓不住的野马驹子。那一刻,他还是她的男人,却不能只做她的男人。

秦王是芈月的重要他人,没有了他,小女孩还是小女孩,骑在他的背上,她开始长大,学会了自尊自重自爱自信。而也就是这个她一生仰慕的如父如兄的男人,早早地离她而去。那一刻,只有她哭的最痛,但他是许多女人的男人,自然顾不了她的周全。

再说黄歇,他和芈月只能纯纯的像被风吹过的夏天,不忘初心不逾矩。在他一生钟爱的女人面前,他终究抛下一句:我还是那个黄歇,可你也不再是月儿。继续去守着他作为楚臣的忠心,守着那已更朝换代的汨罗江的河水。那一刻,他只像一个儿时的任性玩伴,不属于任何一个女人。

看着芈月从黄歇、到秦王、再到义渠君,最终只有一个丑夫陪着,而他还是一个空有皮囊的幻想,倍感凄凉。

或许对于芈月来说,人生就是一个换得换失的过程,她注定要舍弃一些重要的东西,去换取另一些重要的东西。

而在她的取舍之间,并没有谁更重要,只是若选择了,就是一条义无反顾的路。

3

或许,每个人都走在这一条路上,得到过,失去过,正在得到,也正在失去。

有的人很重要,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;有的人还在,但早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个人;有些人仍是最初的那个人,却不再懂得现在的你。

在这条路上,若你要做自己,就从来不会有一个人,能从起点陪着你走到终点。唯有我们能陪着自己,守初心,知进退,虑周全,恨别离,悉心相随不离不弃。

所以,每个人只能陪你一段路,剩下的要靠你自己勇敢地走下去!

 

——◆——

作者简介:罗近月,一个年轻却有故事的心理咨询师,用专业和一颗质朴的心温暖僵化的心理边界,获得心理成长关注微信公众号:美灵心生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