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 – 唯美图片

22

00:00/00:00

文\大帅


我坐在肯德基沿街靠窗的位置,他坐我对面,把玩着手中的可乐杯。

很多人跟我打听你,他说。他人缘很好,是公司给我这个新人配的导师,当然,也是我在公司唯一信任的人。

打听我什么?又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么?我开玩笑式的说道。工作以来,似乎总有那么些人见不得你单身,巴不得把你推销出去,不管是家人、朋友还是同事。对于这些,我已习以为常到有点反感。我把视线投向窗外,十字路口,车流不断,匆匆忙忙。

不是,他们觉得你孤傲得难以靠近,对你很好奇。他的回答倒是挺有意思。老实说,自打进入公司以来,我总是埋头干自己的事,确实表现得不像个有亲和力的同事。

你觉得我孤傲么?我收回视线,看着他的眼睛。这世上唯一不会说谎的,就是眼睛。

他突然就笑了,笑的有点夸张。

我觉得他们看到的都只是表象,你在我眼里,就是个孩子。我没有打断他,他是个合格的导师,告诉了你结果,接下来紧跟着就是原因和建议:你很单纯,眼里只有你认为重要的事情,也不像他们会处理跟领导的关系,有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。我觉得,其实你可以稍微圆滑一点,偶尔多跟同事们聊聊天,拉近下关系。

以前我也这样认为,也是这么做的,我说。不过说真的,除了八卦,我什么也没学会。

我有些怅然,视线投向窗外,漫无目的地看穿行的车辆,过去跟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重现。那是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,那个时候,我无比注重所谓的同事关系,注重到忘了去充实自己。后来就是,我在工作上的疏漏,被领导批得一无是处,那些我努力花时间维持的“朋友”见着我跟见了瘟疫似的。那个时候我明白一个道理:弱国无外交,新人当自强。

所以,你选择先充实自己,不去搞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。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差点忘了,对面有一双眼睛,此刻正试图洞穿我。

我没有接话。只是看着他手中被他玩得变形了的可乐杯,笑了。在这个公司里,他在我面前,总是摆出一副欠扁的聪明样儿。

你是个很有想法的女孩子,我很看好你。分开的时候,他打了个很帅的手势说道。

独自走在拥挤的街道,耳畔是机动车呼啸而过的声响,我想就这么走着去图书馆。这都市华灯初上,有人赶着回家,家里的人正等着他们一起吃饭、逛街、看电视;有人坐在咖啡厅、餐厅或者酒吧,跟朋友聊得畅快;也有人像我这般一个人静静呆着,想着自己的所有,或者拼尽自己的所有。

我从书架上抽出一本《漂在北京》,走完借书程序,径自回到属于我一个人的“家”。我想起一部电视剧叫蚁族的奋斗,蚁族,呵呵,这个词总能刺痛到我,却又能给我无限动力。

第二天一进公司大门,气氛有点不对,大家看我的眼神总感觉怪怪的。但我已习惯了,不予理会。径直去往工位上,脑海里梳理着今天一天要干的事情。

工位上一大束的玫瑰花,旁边,还有一份大蛋糕。我以为我走错了地方。忐忑不安地拿起卡片,里面没有送花者的落款,只有八个字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。嘴角,不自觉的扯出一个幅度。大概,在这个公司里,会知道我生日的就他了吧。

鲜花是大家集体送的,蛋糕是领导买的。一个跟我同期进公司的同事悄悄凑到我耳边说道。我想我惊诧的表情,已经足够向大家证明我并不总是那副孤傲的扑克脸。

今天小曾的第一笔回款下来了,客户非常满意,还把原来给别的猎头公司的职位优先给了我们,这里面小曾功不可没呀。正好今天,是小曾生日,可谓双喜临门,咱们今天的早会就当是生日庆祝会啦,我们大伙儿跟着粘粘喜气。

领导话音刚落,大伙儿跟打了鸡血似的欢呼,之后,大家把我团团围住,一边祝我生日快乐,一边跟我打听成单的细节,气氛格外的好,好到我差点忘了,我们曾经那么生分,好到我差点以为,每一个人都是很亲近的朋友……

视线越过正在把蛋糕当早餐吃的人群,我看到不远处一双深邃的眼睛。

卡片是你写的吧。我说。

什么?他在装傻。

“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”那几个字是你写的吧?

是店老板写的,我只动了动嘴皮子,哈哈哈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