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148

我的标题是一本书的名字,是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。作者与“非常态人类”直接接触,最终产生了这本有关人体、心理学、哲学、生物学、佛学、宗教、量子物理学、符号学、玛雅文明及预言的震撼探讨。

好吧,这本书估计很多人都看过,我当时花了一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的。不知为何,看这本书时,我竟然看出了言情小说的感觉。与书里出现的每一位主人公,似乎都在密切关怀,深深地在乎着。

我把这本书推荐给我同事,一个新闻学专业的愤青,他看完后告诉我,可算是如此辛苦地看完了。我问为什么这么说?他说:“你知道的,我媳妇是物理专业的研究生,这本书涉及到很多量子物理学的东西,在我们常人眼里就是类似于,哇塞,见鬼了。每次我请教她专业知识,她都要花半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上一节课,而我看这本书,偶尔会抱着唯心主义,所以,难免会有一场唇舌大战。一个礼拜才看完这本书,也是醉了。”

后来他把书还给了我,几天后他告诉我:“阿布,我买了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,感觉这本书看一遍是不够的,里面有很多玄机可寻,或许正如书里说的,我们把自己当正常人去审视他们,而他们却也同时把我们当异类观察着,到底谁是‘正常人’,谁是‘精神病人’,我们每一天都在解答这道题。前几天我一直在失眠,倒不是有多少压力,只是在想,若睡着了,进入梦境的我是真实的,还是醒着才是真实的。”

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被心理学深深地迷住了,买了很多相关书籍,一个人下班后就捧起来看。有时候走马观花,有时候一页纸却可以看半小时。

记得看《少有人走的路》时,我在朋友圈因为这本书的内容发表过感想,倒不是真的在大放厥词,而是引用了里面的一段话:绘制人生地图时,艰难的在于什么?不是我们需要从头开始,而是惟有不断修订,才能使地图内容翔实和准确。世界不断变化,冰山来了,冰山继而消退;文化出现,文化随即消失;技术有限,技术又似乎无限……我们观察世界的角度,也处于更新和调整中。我们从弱小的,依赖性很强的孩子,一点点成长为强有力的,被他人依赖的成年人;我们生病或衰老时,力量再次消失,我们又变得虚弱而且更有依赖性。我们贫穷时,世界是一个样子;我们富有了,世界又是另外的样子。

我老爸在底下给我的评论是:“什么时候回家?票买了吗?何时的?”

一连串的三个问题,我当时盯看了好久,最终是没有回复。

想到几年前,我疯狂的样子,一度以为自己的脑子也病了。病房内阿姨们的家长里短充斥着我的大脑,我烦躁极了,医生来查房时,我和老专家发了脾气。想必那些阿姨奶奶都是怕了我,歪着脑袋细声地讨论着,时不时投过来的眼神,让我无法待在病房内。

那一次,正打算出去透透气,忽然听到一声尖叫——“啊!!!!!”这一声,响彻了整层住院部,吓得我缩回了脚步。老爸问隔壁床的奶奶,她在这待得最久,奶奶说:“这姑娘,心里这道坎过不去,医生说她病治不好了,她就不想活了,她才16啊,多好的年纪,多俊的脸。前天还和我一个病房呢,我们还握过手呢,今天结果出来后,她就要跳楼,后来给她专门一个vip病房,四面加固,哎,多好的年纪,多好的年纪,俊着呢……”

傍晚,我爸回来,精神抖擞,我问他这是去哪了,他说:“闺女,我刚刚给你去抽了个签,上签,哈,放心吧,老天爷都说你命长着呢!”随即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冰糖葫芦:“看这个多好看,红艳艳的,就给你买了,你这两天没胃口,吃这个吧,开胃。”

我爸老了很多,小时候觉得他是我们镇上最帅的,今日一看怎么那么多白发,脸又黑又皱。看着他拿着糖葫芦伸过来的手,和一脸的兴奋,我咻地拉住被子躲进了被窝。这下倒好了,憋了半个月的眼泪,那一刻怎么也止不住……背上时不时传来他拍我的温柔。

晚上,心情平复,便开始写日记——人生苦短,我们只想一帆风顺。

半夜的时候,楼道里又闹腾了,16岁的小姑娘撕心裂肺地嚎叫着,她的父母怯怯地哄着她。姑娘让他们放了她,姑娘说她想早点解脱,姑娘说她头痛得厉害,姑娘还说她的心脏要裂开了。那么大的叫喊声,字字清清楚楚,我们没敢开灯,我也没敢动,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听着外面战争。

被角被老爸摸了摸,“哎……”这一声叹气,让我的心疼了许久。那一刻,我便决定,一定要好好活着,不管将来如何,定要让父母看到我每一天都是快乐幸福的。我幸福了,他们也就幸福了,他们幸福了,我,才会安心……

早上醒来,除了打扫卫生的声音和卖早饭推着餐车的声音,楼道里没有了那仓促的脚步声,我在猜测着这姑娘是否如我一样想通了。隔壁床奶奶推开门,激动地说:“外面的空气真好啊,我出去溜了一圈,不过听说昨晚小姑娘打了镇静剂,今天一早去做脑部扫描了,还听护士说啊,她可能得去看心理医生哦,哎哟喂,真是造孽哦。”

我放下手中的日记,给家里的叔叔打了电话:“叔,和奶奶说,我一切都好,别担心,她给我祈祷的,我都收到了,你大哥我爸啊,昨天也给我求了上上签呢,结果出来,就出院。”

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,我要回家。无论结果怎么样,我都会接受,只是我一定不会像那个姑娘那样。我们有时候会遇见很多的事情,表面上无法接受,有人选择逃避,有人选择接受,有人选择改变。天才在一边,疯子在另一边,挣扎着,苦恼着,可最终路是自己走的。

你可以换不同的思维去看这个世界,可生命只有一个,想法的千变万幻,也显示着生活方式的不同。有的人觉得,我活着就要活得有信仰,精神,理想,贡献统统都要实现;有的人觉得,我活着只是为了财富,我要赚钱,我要名利,我要尊严;而更多的人,其实就是我们这一类,柴米油盐醋,过着小日子,父母健康,儿女双全,一帆风顺,平平安安,若有幸,可以看见自己的孙子成人嫁娶。

我的理解中,理想和梦想不一样。

理想是在人的正常思维内,理智的想法,多数是可实现的;而梦想,是像梦境一样的想法,基本不可行的;当然这只是个人谬论。

昨天一个学生找我聊天,他是个藏族的孩子,他说:“我的梦想是当个警察。”我说:“这是你的理想,可行,毕业后大可去考警官。”他问我:“那你的梦想呢?”我说:“我的梦想就是四世同堂,哈哈,顺便去一下你家,拉萨,西藏嘛,一直想去,不过肺不好,所以这也就是梦想了。但是,我倒是有个理想,就是当一个旅行者,去住很多美丽的小客栈,结识那些有思想的人,分享不一样的生活经历。”

他站在我面前,呆呆地看着我。他这样的年纪不该这么迷茫啊,于是,那一下午,我灌输了很多我的思想给他,他临走前说:“我觉得您和我们很不一样,您就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,像是过完了一生那么久,可您明明和我们差不了多少。”我看着他,一直笑,因为他突然对我用您,着实是让我震惊。

“你似不似撒!”我笑道。

“对嘛,对嘛,这才正常嘛,吓死宝宝了,我以为我在和一个老妖怪聊天。”他离开的时候说明天还会来找我,他说,西藏的文明他想和我多说一点,因为我不能去,哈哈,可爱的孩子。

昨晚把我的想法告诉小花,他问我为何考虑那么久远,活在当下不是更好,再说,这不是每个人基本都能实现的吗?我,呵呵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